展場是從中世紀雕塑通向現代藝術的中庭

北方文藝復興作品值幾頭牛?

Author
Wei J Chir
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發現趣味標價

大都會美術館「相對價值:北方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成本」展,展場是從中世紀雕塑通向現代藝術的中庭。

北方文藝復興指的是在十六世紀初以德國、尼德蘭(荷蘭)為主的區域所發生的人文與生活藝術活動,有別於以義大利為中心的文藝復興運動。由於當時航海業興起,沿海城市之間的交流頻繁,商業發達加上宗教改革,崛起的新教崇尚簡樸,不同於傳統天主教用繁複的視覺藝術來裝飾教堂。此時新的貴族階級對美術工藝品的需求也應運而生,從皇室和教區擴大到新興的階層。

那麼,當時北方美術工藝品的市場價是怎樣的一種情形?「相對價值:北方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成本」,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的策展人嘗試用這個展覽,引導觀者還原當時人是如何給藝術與工藝品訂價格的?

為了引起觀眾對古典藝術觀看的興趣,館方策展人在布陳這一展覽時甚花心思。

展覽設置在中世紀的雕塑大廳通往現代藝術展館之間的中庭展廳裡,意圖作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梁。一共展出了六十三件十六世紀的美術工藝品,並附有標籤,標示每物件在當時市場上的「對等值」。

展出物件的例子

首先必須釐清當時的藝術品如何被評估出來,影響評估藝術與工藝品的因素有哪些?精湛的手藝,超前的技術,原生材料,藝術家的個人聲譽以及市場的需求,都是決定價格的因素。雖然早先,藝匠人只為特權階層工作,手藝人是不具名的。由於商業的繁榮,社會的變遷,這種情況很快發生了巨大變化。藝術市場也隨之寬闊。藝術品已不再為特權階級獨佔。在公開的藝術市場上也可買到。在崛起的精英階層中,自然會相互比對與收藏。

在當時,畫家與匠人的地位區別並非像現代人對「藝術家」一詞的概念,這兩種人幾乎就是一種身份的合體。有時候一幅畫甚至用合作的方式完成,善畫風景的負責風景部分,善畫人像的負責畫中的人物。

展場中唯一的一幅油畫是十六世紀來自荷蘭地區——〈逃往埃及的路上〉(Rest on the Flight into Egypt,約120x105公分)(圖一),依照策展人說:「這幅畫在當時可能是放在市場上出售的,也可能是在藝術家的工作室櫥窗裡,或是在安特衛普(註一)著名長達六週的展覽會上。」為了加強視覺上的衝擊,畫上的紫色衣服與鑲著金邊顏料都是增添這件作品的價值感。材質顏料的高貴與否在當時是評價一件藝術品的因素之一。而金色和紫色的顏料屬於貴重的材質。

很意外的是〈逃往埃及的路上〉在當時的標價是5頭牛。而另一件德國阿爾伯特杜勒(Albert Durer)的〈殉道者聖凱瑟琳〉(The Martyrdom of Saint Catherine)(圖二),一塊用梨木刻製的木刻版(約28x35公分),則相當於16頭牛的市價。

雖然一塊木刻版可能印製上千張畫,而當時杜勒一張A4大小的銅版畫〈愁緒〉(MelancholiaI)(圖三)相對可以賣到1/2頭牛。銅版畫製作過程比木刻版難度高,銅版也比一般木頭貴,造價自然高。

一塊後人仿製亞伯特杜勒素描的石頭浮雕約高12公分〈背著面的女體〉(Female nude seen from behind)(圖四)因上頭鐫刻著杜勒的簽名,值9頭牛。這與當時杜勒在藝術上的成就聲名有關。儘管這件作品並不是杜勒做的,而是在他過世後不久,藝匠拿他的素描稿複製完成的。

藝匠不分家

在當今,繪畫可以獲得很高的價格,但在文藝復興時期並非如此。當時擅長繪畫的著名藝術家,可能會選擇作為掛毯和彩繪玻璃的設計師,這種藝術形式最能吸引皇室買家。

所以那時候的畫家都有設計工藝品的技術。除非像杜勒那樣的名氣,有時候可能比去畫一幅畫更能掙錢。繪畫也是工藝品的一種,與我們今天看待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不是一個概念。在杜勒旅行荷蘭的日記中寫道:「安特衛普玻璃畫家大師Dirck Vellert邀請我參加宴會並介紹其他人與我認識;其中特別是亞歷山大的金匠,一個富有的、莊嚴的男人,在這場盛宴中,我感到很大的榮譽。」可見藝匠不分家,還相互分享資源與敬意。

從高端到低端

對科學與天文知識的好奇,是16世紀時北方文藝復興的特色,並充分反映在當時帝王收藏的工藝品中。飛馬在伸出的翅膀上,承載著看似失重的地球儀。〈機械地球儀〉(Celestial globe with clockwork)(圖五),上面刻有星座圖,它將極其複雜的機械技術與美學結合在一起,精巧的工藝結合著對大千世界的好奇。這件屬於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魯道夫二世的收藏,相對值是100頭牛。

一隻鑲有紅寶石眼睛的水晶〈鳥〉(Bird)(圖六),相對值高達275頭牛。材質昂貴加上工匠精巧的美感,令它身價不菲。

展出的物件中屬於較高端的工藝物件,如桌上的鳥、鐘、鍍金的鹿、天球儀、珠寶、鸚鵡螺杯、掛氈、彩繪玻璃等,從這些物件可以看出北方藝術工藝品特有的理性與細膩。

除了這些高端工藝品,策展人也選了幾件低端工藝品例如上了釉的〈有臉的陶瓶〉(Face Jug)(圖七),在當時的市場上這個裝水的陶瓶市值1/12頭牛。

一頭牛是什麼樣的價值概念呢?

一頭牛在當時的價值為何?依據當時留下來的紀錄,包括貝德福德郡(Bedfordshire)(註二)農民的家庭用品清單,威斯特伐利亞(Westfälischer Friede)(註三)製陶商的價目表,藝術家在法蘭德斯(Flandre)(註四)的租賃合同,以及對歐洲皇室財產的估計,我們可以用這些資料來追溯藝術品的價格。當時有兩個並行的貨幣單位是黃金和白銀,以及歐洲各區域貨幣列如英鎊、先令和便士,但這些幣值單位對今天的人只會感到煩瑣,換算歸納為物資的話,在1550年左右,一頭牛市值175克銀,等於一名技術勞工在倫敦或安特衛普(註五)35天的工資,等於一個非技術勞工在倫敦59天的工資,等於27蒲式耳(註五)的小麥,也等於當時在布魯塞爾或安特衛普可買到5350條黑麵包。

這樣或許比較清楚為什麼用牛來做「對等值」了。

「牛」作為貨幣的價格

這個展覽,以「牛」作為貨幣的價格,用幾頭牛來標示每件作品的對等值,讓觀眾更接近那個時期人們對藝術與工藝的價值觀。策展人說:「現代人對古典藝術有成見,覺得古典藝術不像現代藝術那麼生動有趣,這跟展示的形式有關係。」的確,筆者恰是被每件物品用牛作為對等值所吸引。

即使今天對於大多數家庭來說,擠奶牛仍被認為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與體驗有機的生活品味有關,就購買一頭奶牛的成本在整個歐洲(或全世界)仍然具有穩定的價格。

相對大都會美術館那些大型的展覽,這是一個小展覽,卻有著樸實細膩與學院風的元素——恰似北方文藝復興期的藝術風格。◇

註釋:

註一:歷史上來說,安特衛普(Antwerpen)是比利時和荷蘭最重要的經濟和文化中心之一。安特衛普也以高貨運量的海港與石油精煉廠聞名。自從1990年代起,隨著比利時皇家學院的幾位畢業生逐漸成為國際上成功的設計師,安特衛普也成了世界公認的重要流行設計重鎮。

註二:貝德福德郡(Bedfordshire)在英格蘭。

註三:威斯特伐利亞(Westfälischer Friede),當年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管轄郡,在當今的德國境內。

註四:法蘭德斯(Flandre),傳統意義是指法國北部與荷蘭南部部分地區。

註五:不同的農產品對蒲式耳有不同定義,1蒲式耳小麥或大豆等於60磅(約27.22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