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升天圖》(Assumption of The Virgin),1526~1530年,1093×1195公分,溼壁畫,帕爾馬教堂圓頂,義大利。

承先啟後柯列喬 Antonio Correggio

Author
史多華
矯飾主義畫家

巴洛可藝術的先驅

柯列喬(Antonio Correggio,或譯為柯雷吉歐,本名Antonio Allegri,一四八九~一五三四年),出生於義大利帕爾馬(Parma)五十一公里外的柯列喬鎮(Correggio),因此便以出生地為名。柯列喬的藝術學養早年受叔父Lorenzo和家鄉一些畫家的啟蒙,後來拜訪曼杜瓦時,受到其宮廷文化和曼帖那的影響;而其成熟作品中,富於漸層變化的光影和用色,以及人物的甜美形象,也能找到達芬奇、吉奧喬尼和拉斐爾的影子;某些作品的人體表現又令人想到米開朗基羅。他承襲並綜合了文藝復興盛期各家的嫻熟技法,在空間和動感的表現上又有所突破,有人將之歸類為矯飾主義畫家,也有認為他是巴洛可藝術的先驅。

一五一九年起柯列喬在帕爾馬定居,並繪製了第一件重要的作品。這是一套為San Paolo女修道院大廳設計的從壁爐延伸到穹頂,統稱為《戴安娜狩獵歸來》(Diana Returning from the Chase)的壁畫(註一)。壁爐上部的煙囪繪製了頭戴月牙、駕馭天車的戴安娜女神,上端連接著傘狀結構的穹窿壁畫。綠底的穹頂分割成輻射狀的十六個區塊,每個區對稱的畫上裝飾的水果、葉蔓及露天小圓窗,每個圓窗內,畫家以巧妙的前縮法(註二)繪製了頑皮嬉鬧的小童,有的抓著弓箭,有的舉著鹿頭,有的吹響號角,有的摟著獵犬……一切元素都圍繞著「狩獵」主題。圓窗的下方,畫家以錯視法(註三)畫上了亂真的神話雕刻,整體壁畫既華麗又生動。

從一五二〇到一五二四年間,柯列喬為帕爾馬的聖喬凡尼福音教堂的穹頂繪製了《聖約翰的異象》(或稱《基督升天圖》)。在此畫家結合了光影和仰角描繪出明亮深遠的天空,並以前縮法表現了從天降臨(或曰升騰在天)的基督,十二門徒環繞在周圍,十分生動壯觀。類似的構圖在畫家設計帕爾馬大教堂穹頂時再次出現,甚至更為複雜。

在一五二六至一五三〇年間創作的《聖母升天圖》可說是柯列喬最著名且具開創性的作品。它和《聖約翰的異象》同樣採用仰角透視,一圈圈旋渦狀的雲層圍繞著圓頂中央(註四),眾多聖徒與天使層層湧現其中,創造出一個向無窮遠處延伸的幻景。身穿紅衣藍袍的聖母在雲層邊上緩緩向中間升起;畫面中騰空、像從天上躍下迎接聖母的耶穌,在透亮的天界中央顯得十分醒目。

然而這種從腳底下仰視神的畫法,如果處理不當,不僅無法完整呈現神的莊嚴相貌,變形的姿態還有不敬之嫌。耶穌旁邊裸體人物懸空開步的不雅姿態,也顯出文藝復興時代藝術家的道德觀已經下滑;畫風逐漸大膽放浪。而畫家對視覺奇幻效果的重視也超過對神的形象尊重,也使作品達不到應有的神聖。這件作品在面世之初,也因為過於大膽新奇,使得當時的教堂人員採取保留態度(註五)。然而這種誇張、令人驚奇的效果,卻影響了後世許多巴洛克藝術家。

一五三〇,柯列喬因妻子病重返回家鄉Correggio鎮。一五三一年以後畫家創作了曼杜瓦公爵菲德利哥二世(Federico II Gonzaga in Mantua)委製的幾幅神話人物畫(註六),其中有為送給法王查理五世而訂製《黛娜伊》(Danaë,一五三〇年)、《加尼美德》(Ganymede)、《朱彼得與伊娥》(Jupiter and Io,一五三一~一五三二年),和為曼杜瓦公爵伊莎貝拉.德斯特所作,後人難以理解的《美德的寓言》、《罪惡的寓言》等作品,都以純熟技巧然表現了煽情的官能美,也影響了十八世紀洛可可輕浮、享樂藝術風格。

聖母子像形象甜美

柯列喬的創作中形象甜美的聖母子像也十分受歡迎。早年的《朝拜聖嬰》中,聖母對孩子既有人母的慈愛憐惜,又有人對神的崇敬和讚歎。聖母的手勢表現了情感,對後世巴洛克畫家影響很大。一五二八至一五三〇年的《平安夜》(《Holy Night》)以聖嬰作為畫中的主要光源,照亮了聖母和牧羊人等,聖母慈愛而滿足的表情則是人性多於神性的。黑夜中光影的律動帶著些許不安的神秘氣氛,此作也被認為是最早成功描寫夜晚的歐洲繪畫。另一幅被大量製、廣為流傳的《哺乳的聖母》(Madonna del Latte,年代不詳),其聖母子則更具人性表現,可能正是作品大受歡迎的原因。

一五三〇至一五三二年的祭壇畫《聖母子與聖喬治》是比較趨近於矯飾風格的作品。聖母子坐在畫中央,兩人的視線分別投向左右;右側聖彼得和腳踩惡龍頭的聖喬治兩人雖然緊鄰,動作和視線卻前後分歧;左邊拿著摩德納城市模型的聖吉米納諾和施洗者聖約翰,二人身體和視線也向、背各異。前景兩個小天使在手勢和姿態上也相反。而背景覆有植物的室內圓頂(向上弧線),與下方拱窗又再次形成對比。這些刻意的對比安排使整體畫面動勢強烈而不寧靜,連光源和明暗也顯的矯揉不自然。

柯列喬其他著名的宗教作品如《聖凱瑟琳的神秘婚姻》(The Mystic Marriage of St Catherin,一五二六~一五二七年)和描寫耶穌復活後遇到抹大拉瑪利亞的《不要踫我》,都有畫家偏好的恬靜優美;也顯示出柯列喬綜合文藝復興各家特色後對技法的成熟運用,同時對後世有著一定的承先啟後的作用。◇

註釋:

註一. 一說壁畫所在的廳堂屬於院長Giovanna Piacenza的私人寓所。由於那裏的修女多來自貴族家庭,因此修道院內部設備豪華,不僅富於世俗的安逸享樂氣氛,且不避諱異教題材。

註二. 前縮法(foreshortening),是文藝復興時期透視法建立以來,為了描寫人體的仰、俯角或特殊角度時,將人體縮短又使其符合自然效果的手法。由於人體輪廓並沒有數學性質的直線,在繪畫上畫家可以根據美感需要將極端的透視效果加以修正。例如曼帖那(Andrea Mantegna,一四三一~一五〇六年)於一四九〇年繪製的蛋彩畫《死去的基督》,就是著名的例證。

註三. 法文trompe–l’oeil字義上為「欺騙眼睛」的寫實技術,通常結合實際環境的光線、透視繪製成具有立體感、空間感且與周圍環境溶合為一的畫法。

註四. 旋渦的中心並非圓頂的正中心,而是外偏一段距離。這種不對稱的構圖使畫面更有動感。

註五. 其中一人甚至批評這幅作品像一鍋《菜燉青蛙》(un ragoût de grenoilles)。作品之所以保存至今,據說是因為受到提香賞識之故。

註六. 曼杜瓦的貢紮格(Gonzaga in Mantua)家族傳說是宙斯的後裔,所以菲德利哥二世希望以一系列《宙斯的愛情》為題材的繪畫裝飾房間。

註七. 聖喬治是羅馬士兵、早期基督教的殉教者,在殉教前經歷過酷刑,後來被許多地方供為守護聖者,最為人知的是聖喬治用長槍刺惡龍、用公主的束腰將牠綁住,將之帶回城中斬首示眾,全城的居民立刻改信為基督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