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蓮諾拉與其子的肖像》(Eleonora of Toledo with her son)1545年,油彩‧畫板,115 x 96 cm,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冷竣疏離的批判者--布隆吉諾 Agnolo Bronzino(上)

布隆吉諾(Agnolo Bronzino,一五〇三—一五七二年)是佛羅倫斯畫家,誕生於一個屠戶家庭,出身卑微,他是彭托莫(Pontormo)的弟子,受到彭托莫啟蒙且師生情誼深厚,彭托莫是「矯飾主義」的先驅,而布隆吉諾則是「矯飾主義」的發揚者,也是第二代「矯飾主義」的著名人物兼詩人。此外布隆吉諾效法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前縮技法」(fore-shortening)(註1)卻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強烈風格。作品以繪製肖像為主,宗教畫數量不多,師承彭托莫的神韻與品味,但筆觸細膩精緻,結構性強,偏愛冷色調,明晰簡潔帶著光澤具侵略性的色彩與銳利的輪廓線條,具有一種神奇的犀利感。他的筆下的人物大都極其冷峻,專注地追求一種超越時間與人性的典雅與拘謹,不帶一絲感情,堅實嚴肅,表現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這種疏離的氣氛與文藝復興盛期人物形象的親和力,形成強烈的對比。整體畫風充滿謎樣的色彩也和他的老師彭托莫那種強烈的感性大異其趣,也因此在佛羅倫斯的貴族圈廣受好評,甚至擔任托斯卡尼大公、美第奇家族(註2)科西莫一世(Cosimo I de' Medici)的御用畫師。

以下就舉不同類型作品為例作賞析

布隆吉諾為權貴所作的許多肖像畫中,應以美第奇家族的《艾蓮諾拉與其子的肖像》最為著名。

 畫中人物是托斯卡尼大公科西莫一世的夫人艾蓮諾拉(註3)。她的衣著端莊、細緻、繁複且充滿變化,前身整片的金絲突出線紋圖案,凸顯了畫面構圖的裝飾特性。在華服(註4)與髮網的照襯下,艾蓮諾拉卻有著一張冷鬱沉靜的臉龐,透過內斂沉穩的用色與明暗處理,精緻且工巧的勾描,將人物「理想化」正是布隆吉諾最拿手的技法,下方擱置在裙擺上纖細修長的左手,顯得光潔優雅,像是一件精緻的瓷質工藝品。背景令人窒息的深藍色反映了貴族世界的「任重道遠」與「神秘難測」。

畫中左邊兒童是艾蓮諾拉的小兒子喬凡尼,他的臉部顯得豐滿又柔軟,與母親大理石般的肌膚形成對照,卻也傳承了母親那種冷靜、沈著的氣質,顯然從出生起就註定須早熟地承擔起加諸在他身上的種種責任。兩人後來均死於瘧疾,「雲煙般無常的榮華與生命」令人不勝唏噓。

貴族男女冷峻的神情本身就深具身份的代表性與儀式性,對貴族而言,生命就像是一場一場權力角逐的盛筵,隱藏起喜怒哀樂,永遠得展現最完美的那一面,別讓敵人輕易地視穿你。透過布隆吉諾的肖像畫我們不難發現:「外貌不只是心靈的鏡子;也是掩飾性格與內心真正意圖的面具」。(待續)

註釋:

註一. 前縮法(fore-shortening)的技巧是一種當描繪到深入畫面空間與觀者本身形成直角的物件時,刻意縮短物件比例,以符合觀看角度或觀者視覺經驗的技法。

註二. 十五世紀佛羅倫斯的美第奇(Medici)家族,原是托斯卡尼地區的農民,後來以藥材事業起家,成為佛羅倫斯的钜賈和銀行家(佛羅倫斯自中古末期以來,有著「銀行城」的美譽,各銀行家在歐洲的商業重鎮均設有分行,而且每家銀行在羅馬城也都有代理人。正因為如此,佛羅倫斯繼熱那亞而成為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金融中心,類似今日美國紐約是國際金融中心一樣,擁有跨國銀行、企業進駐,並且主宰各國經濟的命脈),經營放債、生產、投資與進出口,富可敵國。這個家族不僅長時間地統治著佛羅倫斯,而且強有力地庇護和資助了文藝復興運動,為歐洲歷史的進步作出了貢獻。與一般企業家不同的是,美第奇家族對古希臘哲學的研究與對於雕塑、繪畫、建築的鑒賞都達到了極高的水準,美第奇的封建宮廷和貴族集團更是當時藝術活動的贊助者,甚至透過資助藝術達到宣揚家族榮耀、個人財富與博學廣識的目的。像是利比(Fra Filippo Lippi)、吉伯提(Ghiberti)、多納太羅、波提切利、布魯內列斯基、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人的建築,雕塑與繪畫作品,都是在美第奇家族龐大財勢庇護下完成的。白手起家的美第奇把自己的成功歸結於上帝的關照與自強不息的奮鬥,成功地將財富、權勢與藝術三者結合起來,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文藝復興文化,改變了歷史。

史家喬凡尼‧維拉尼(Giovanni Villani,一二七五—一三四八年)說:「美第奇家族在自由的名義與民眾的支持下,成就了霸權」,這是個貼切的說法,科西莫.美第奇曾以銀行家身分貸款給政府,資助戰費,促使佛羅倫斯戰勝盧加;並且折衝尊俎地致力於與米蘭公國的和平聯盟,共抗強敵威尼斯。以商逼政,使得威尼斯-那不勒斯、米蘭-佛羅倫斯形成國際均勢,穩定了政局,也累積了可觀的財富。美第奇的商業帝國轟轟烈烈地維持了150年(沙威特.美第奇(Salvestrode’Medici)→喬凡尼.美第奇(Giovanni di Bicci de’Medici)→科西莫.美第奇(Cosimo de’Medici)→羅倫佐.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科西莫一世(Cosimo I)),甚至透過「聯姻」使家族的影響力遍及歐洲的其他國家,左右政局。一四九二年羅倫佐去世,一四九四年,法軍入侵義大利,佛羅倫斯人趁機發動革命,推翻美第奇家族的僭主體制,建立「平民共和國」,統治者是宗教改革家:薩伏那羅拉(Savonarola),薩氏看出義大利在財富和衰敗的宗教信仰下日益墮落,便起而反抗。美第奇家族被驅逐出佛羅倫斯,直到一五一二年,「共和國」被推翻,才重新掌權。

註三. 艾蓮諾拉出身名門--西班牙的亞拉岡家族,父親是義大利的那不勒斯總督Don Pedro Álvarez de Toledo。一五三九年基於政治與權貴利益的考量,她嫁給當時的托斯卡尼大公美第奇家族(Medici)的科西莫一世(Cosimo I),為他生了十一個孩子,其中五個是兒子(Francesco, Giovanni, Garzia, Ferdinando, and Pietro)。私底下的艾蓮諾拉有幽默感,愛賭博,也是一個旅行家,儘管艾蓮諾拉因為身為西班牙人,在佛羅倫斯最初並不受到愛戴與歡迎,但終究還是發揮了巨大的影響力,她提倡獎掖藝術活動不遺餘力,同時也是許多當代最著名藝術家的贊助者。

註四. 艾蓮諾拉生前最愛的一套禮服,也是她的殮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