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審判》局部

米開朗基羅(十二) 《最後的審判》(下)

作者
周怡秀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領會這幅壁畫的價值。自一五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壁畫揭幕以後,像切塞納那樣認為畫中「裸體」褻瀆教義的大有人在。

從當時的一些文字敘述中可以看到壁畫引起的反應是兩極化的。如曼都瓦駐羅馬大使Niccolo Sernini寫給貢扎加(Ercole Gonzaga)主教的報告(註二十七)中則興奮的提到﹕「在我的認知中,沒有人能夠再像米開朗基羅一樣在如此短期內畫出他的新作,因為它巨大又難度高,包含了五百多個其他畫家僅以素描臨摹都困難的人體。雖然作品流露出主教您能想象的美感,批評卻也不少。首先是榮耀的Theatins修士們(註二十八)發難,指責壁畫中裸露私處的人體淫穢不道德(雖然藝術家已經盡量避免),不應該出現在莊嚴的西斯汀禮拜堂…另外有人則譴責無鬚的基督顯得過於年輕,不夠威嚴等等,總之,批評很多。但是傑出的Cornaro主教大人在仔細的檢視過畫作之後,給了正面的評價,他還準備出任何價錢,只要米開朗基羅願意為他繪製一幅壁畫中的單一人物。而他是有道理的,因為我認為,在這幅畫中找不到任何在其它畫作中出現過的東西…。這位主教還雇佣了一個畫家臨摹《最後的審判》,即使一刻不停息的趕工,也至少得花四個月的時間…。」

畫家兼理論家Gianpaolo Lomozzo在一五六三年《夢之書》(Libro di Sogni)這樣描述﹕「…有的人說壁畫像一群粗野、丑角般的人群在牢籠上攀爬;有的批評那些顯眼的男性器官不僅出現在魔鬼身上,竟也同樣出現在聖徒身上;說畫家幾乎在展示基督和聖凱瑟林的天體,而聖凱瑟林的姿態就像許多女人那樣引起人肉欲的遐想…還有壁畫上方一對擁吻的人物,被批評屬於婚禮或妓院而不適合在這個場合。說法多了,然而這些批評完全忘記或無知於這幅《最後的審判》才真正是全意大利的輝煌(splendid de tout Italy);甚至遠在北方最偏僻國家的藝術家都不惜千里前來觀摩描繪。而才幾個月或幾年,保羅四世就想將它摧毀,藉口是裸體和姿態不雅,不適合於聖彼得教堂。」

在批評的聲浪中,最惡毒的是人品低劣的詩人阿雷汀(Pietro Aretino, 稱Aretin)(註二十九);他自一五四五年起連續發表公開信攻擊米開朗基羅,指責壁畫只賣弄技巧而忽視信仰,表現了「令娼家都要臉紅的東西」;後來又向異教法庭控訴米氏「破壞他人的信念比自己不信的罪更重」、是路德派的異教徒、有同性戀嫌疑等等;還指責他收了錢卻擱置儒略二世陵墓,是忘恩負義的竊賊等等。

這些誣蔑深深傷害了信仰虔誠、潔身自愛、注重名譽的米開朗基羅,然而他卻一直不屑回應,因為「對他們的勝利是無足輕重的」(註三十)。米開朗基羅向來視人體是創世主的神聖傑作,對於作品引發的爭議十分不解。他苦悶的寫道﹕「什麼樣的判斷可以如此野蠻的否定(神的傑作),認為鞋子比人的腳高貴;衣服比人皮膚高貴?」這些傷害名譽的攻擊也激發了米開朗基羅日後立傳自清的想法(註三十一)。

一五四五年,即《最後的審判》揭幕四年之後,保羅三世在壓力下召開了「特倫會議」(Concile de Trente),這是羅馬教廷對新教威脅而做的應變和改革,隨之而來的是對新教和自由派的嚴厲掃蕩,對藝術的規範和審查制度也出爐。《最後的審判》被認定是「淫穢」的,甚至一度面臨摧毀的命運(註三十二)。

或許是上天的厚愛,《最後的審判》終究享有了其它藝術家或藝術作品得不到的「特權」﹕一五六三年最後一次特倫會議,針對《最後的審判》和創作者米開朗基羅「違犯宗教禮儀」的問題做了裁決。會議結論並未如切賽納、阿雷汀或保羅四世主張的摧毀壁畫,而是將若干「不雅」的部份加以遮蔽,包括修改一些曖昧、易引起誤解的人物的姿勢。工作則交給米開朗基羅的畫家友人丹尼爾.達.福特拉(Daniel da Voltera)去執行。當米開朗基羅聽說壁畫要被修改時,他只是淡然的說﹕「告訴教皇,這只是件小事,容易處理的。只要教皇願意把世界整頓一下,整頓一幅畫是不用花多大力氣的。」修改工程一五六五年在米開朗基羅死後一年開始,這件差事為福特拉贏得了「內褲商」的謔稱。

《最後的審判》所引起的爭議,可以說是美術史中對於藝術家的創作自由度所牽涉的最危險、歧異最大、最激烈的一場論戰。當時的許多畫家、宗教人士、外交官、學者都捲入其中。關於藝術家如何處理這樣的宗教題材,米開朗基羅已經探測到了底線。而在宗教改革戰爭那樣一個敏感的時期,這位當時最偉大的雕刻家、畫家兼建築家,終於還是全身而退。◇(待續)

註釋:

註二十七. 一五四一年一一月一九日信。(《米開朗基羅作品全集》,Frank Zollner,ChristofThoenes, Thomas Popper, TASCHEN)

註二十八. 以嚴厲出名的紅衣主教卡拉法(後來的保羅四世,羅馬宗教裁判所的創設人之一)為首。

註二十九. 他是個遊走於各國權貴之間,賣弄文筆口才的艷情詩人。他曾經腆顏向米開朗基羅提供《最後的審判》的構圖,被婉拒後又向米氏索取作品而不得。攻擊米開朗基羅顯然是出自報復,順勢為自己沽名釣譽。

註三十. 瓦薩利《藝術家列傳》。

註三十一. 即一五五一年由米開朗基羅口述,Condivi筆錄的傳記。

註三十二.保羅三世在世時一直保護著米開朗基羅和壁畫,說《最後的審判》是受教廷所托而作。而保羅三世一五四九年死後先後有儒略三世、馬塞盧斯二世繼任。一五五五年保羅四世卡拉法即位,不僅取消米開朗基羅的津貼,更揚言除去壁畫。幸因聖彼得大教堂的建築工程仍須借重米開朗基羅之力而沒有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