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羅倫左教堂》、《羅倫佐圖書館》和《美迪奇禮拜堂》

《聖羅倫左教堂》、《羅倫佐圖書館》和《美迪奇禮拜堂》(圖﹕維基百科)

米開朗基羅(九) 重回佛羅倫斯(上)

作者
周怡秀

美迪奇教堂與新聖器室

《創世紀》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皇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儒略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皇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註一),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摩西像》一直被認為兼具了儒略二世和米開朗基羅本人的特質﹕這兩位極端理想主義又頑強不肯妥協的人物,與摹西像展現的尊嚴、熱烈使命感和擇善固執的精神頗為近似。和《創世紀》中的先知類似,摩西的坐姿並非穩定的靜止狀態,他注意力似乎被某事吸引(可能發現族人背離上帝,崇拜異教),件致使所手中的十戒板幾乎滑落,甚至隨時要站立起來行動。

而兩個原本放在陵墓底層的奴隸—《垂死的奴隸》和《反抗的奴隸》,象徵失去了教皇的保護的轄區或藝術科學,猶如奴隸般難以自由發展。然而這兩件作品所展現出來的生命力和美感,已經足以把他們從底層的意義升華到更高境界。由於米開朗基羅本人為了陵墓工作歷盡艱辛和挫折,這些表現在困境中掙扎或奮戰的雕像也可能作者個人的經驗反射。從另一個角度看,人體雖然尊貴,卻也是靈魂的囚籠。有了肉身,被感官所限,為欲望所困,唯有不斷淨化自我,才能掙脫肉體的束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