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上⽂章

茶館,茶店,茶人在美西

作者
文*攝影 / 農深

飲品是生活與文化的一種表徵,甚至是一種意識形態的象徵 。比起食物所體現的文化內涵更深沉與內化。記得在九零年代初,蘇聯剛鬆動,作為交換學生在那,不論在莫斯科還是聖彼得堡,當時年輕人以喝可樂為一種從專政獨裁解放出來的一種舉動 – 美式自由精神的象徵。事實上美國是用飲食的形態向世界各國輸入速食與可樂文化,好像法國不買這帳,在法國正式的宴會與餐飲可樂這種飲料是不上場的,如果你在正式進餐的場合要求可樂是很失禮的事。

茶飲從唐代就有與西北民族茶馬交易的紀錄,可能更早可追至西漢,張騫通西域,今天的藏回蒙族各族喝茶的方式各有不同,其飲料中離不開茶為主,藏人的酥油茶蒙人的奶茶,巴基斯坦人更是每天必喝奶茶。從中亞到中東至歐州,茶對世界的影響淵源已久 。但是台灣式的中國品茗在西方發酵,到近年來發展成一種東方式的尚飲。這個風尚在美國東西兩岸醞釀了至少也有二三十年了。

筆者今年二月在北加州藝術小城辦了一個“茶席”,發佈出去不到幾天,所有茶位都被定了,美國人有很多吃速食的,基因改造的,但是也有吃喝都很精明的一群人。茶飲成為美國Elite 的愛好也是最近幾年的事吧!

台灣的天仁茗茶是最早到舊金山開茶店的(一九八一年), 那個時候與一般中國城的傳統店家沒多大不同,對象是華人,談不上形象,只因為茶是華人日常生活必須品。現在中國城不僅天仁一家,已發展到四五家茶店,其中又興行 其茶行裡面的呈設與茶葉種類包裝,一看就是精心設計過的,賣茶的店員穿著講究與台灣一些茶館的茶人神似 ,並且東西方店員相互搭配談起茶來頭頭是道, 他們會告訴你主人是如何親自到台灣直接跟茶農買茶選茶。 與時下推銷慢食有機食品的方式如出一徹。在雜沓的中國城裡,茶行的裝潢與行銷顯得另類突顯。顧客群中有華人有西人。我看不論是舊金山的茶店還是紐約的,往往西人比華人多。座落在舊金山現代美術館對面Yerba Buena Center的茶館 Samovar 更是民族大熔爐,股東有台灣,菲律賓,印尼,白人。 店面呈現的是一種東亞風,他們的對象明顯的以年青人為主,每次去都很多時尚人物在那喝茶用餐。有一種其他餐飲店沒有的閑靜優雅。Samovar 茶館目前有三個分店,在Yerba Buena Center 裡的是第一家 。 茶館能開在租金如此昂貴的地點實不易,賣餐點恐是主要收入來源之一,光靠品茗是很難維持, 其賣的茶品種類是一種混合風,不像中國城裡的茶店,還是以賣道地的中國茶,台灣茶為主 。他們將茶館當作一種生活的風尚來經營,因此吸引了不少追求慢活的人。

過了灣區大橋, 環繞在柏克萊大學城傍就有三家茶館。

每家都有賣茶生存的絕活,其中Teance茶店的老闆雖是中國人,掌店的卻是道地西方人,泡茶的架勢穩的很,還開課教授茶課。另一家叫Far Leaf裡面的陳設典雅,聽說是一個台灣女子開的。A’ Cuppa Tea 勉強可以說是茶館,女主人來自越南男主人美人韓裔,對開茶館情有獨鍾,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終於妥協,除了茶也賣咖啡餐點了,女主人說只賣茶很難經營下去。雖然如此,柏克萊一直是食尚的展演地,八零年代初就有愛麗思華特(Alice Waters)的慢食餐廳,現在能有兩家半的茶館在此存活也不是偶然。

茶館,茶店一家家在灣區開起,時不有茶席 茶宴的交流活動,主流美術館偶而也會搭配展覽,舉辦華人式的茶席,不再是日式茶道專美於前的年代,這些現象發生跟灣區一群愛好茶的先生女士們有著密切的關係。這些愛好者有來自台灣 ,澳門,馬來西雅, 偶而會有中原同胞的加入,幾乎網羅了各地的海外華人。 據來自馬來西雅的在玲女士說,她年青的時候到台灣唸書因而愛上了台灣茶,一直想學會泡茶之事與知識,苦無門路,後來輾轉遷家到美西,無意中看到一則在灣區林炯治夫婦辦的“美國茶文化學會”的消息,很興奮,從此美國茶文化學會辦的每課必到,還經常到台灣學茶取經,一路走來七八年了,現在是灣區著名的泡茶師了。像在玲這樣認真愛茶的人在灣區還不少,他們完全基於對茶的熱愛,非營利的, 樂於分享他們的茶藝與茶情,有的嚴然成了茶的收藏家,並不時把自家空間無私的空出來,作為同好們切搓茶藝的空間,其中以美嬌夫人開闢出來的茶藝教室最為熟稔久持,每次到西岸一定得去拜訪她,其收藏之豐富不下於一個老字號的茶館,從器皿到茶的種類,最主要她對茶有一種激情,追根究底的精神,如果有什麼搞不懂的茶品拿給她,她會不厭其煩的試泡甚至各方打聽其來龍去脈,一直找到答案為止。她真是對於推廣灣區的茶藝不遺餘力。

其實品茗,玩茶還是需要一些經濟基礎,樂見有這麼多的華人可以如此投入茶藝的行列。說不定那天茶也成了美國人的國飲,取代化學方程式組合的可樂。

茶人周渝說中國人在喝茶中追求一種 [正,靜, 清, 圓] 的境界,倘若此,真希望人人來喝茶,一起推廣 [] 的喝茶哲理, 世界說不定因茶而美好。

茶的文化從淺至深,以灣區目前茶的發展情形,要發展成像台灣這樣深厚的底藴恐怕還要一些日子,需要更多與茶文化內涵有關的、介紹與推廣。不光是賣茶而已。 寫於二〇一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