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堡全景圖,左側是狼堡北/南熱力發電廠(德語:Heizkraftwerk Wolfsburg Nord/Süd)的煙囪,右側發光的是福斯汽車競技場

汽車工業城中的藝術家城堡

作者
池農深

    沃夫斯堡,一個舉世聞名的汽車工業城,他從無到有,完全是在希特勒政權貫徹下行成的人工城市,因此,它不像德國其他城邦,有古色古香的歷史建築及傳統文明可追溯;但是,這個今年才剛滿六十歲生日、全城人口不超過十三萬、以出產福斯汽車(Volks-Wagen,VW)聞名世界的工業城,今日除了汽車工業之外,還有令人無法輕忽的藝術重鎮地位,這一切都是因為沃夫斯堡著名的「藝術家城堡」。
    旅居德、美多年的藝術家池農深,在今年夏天通過申請,在沃夫斯堡的「藝術家城堡」進行藝術創作,並把這次經歷記錄下來,和《今周刊》讀者分享。對於「藝術家城堡」,台灣可以思考的方向很多。這個風景優美的城堡,提供了沃夫斯堡居民豐富、多樣且國際性的藝術氧氣,成為汽車工業城的精神堡壘。六十年前的沃夫斯堡還是一片荒蕪,誰能預料它今天的繁華景象。台灣能不能出現像擁有「藝術家城堡」的沃夫斯堡呢?
    沃夫斯堡行成於威瑪共和國時(約一九三三年),在一九三八年希特勒的第三共和政權下加以組織與現代化,第一輛德國福斯國民車VW(Volks-Wagen)就是在產生的。當年希特勒選定沃夫斯堡這個地方作為汽車工業城的想法是,因其地理位置正位於德國版圖的中心,沿著此中心點環繞而向外放射出的汽車,這個景象正象徵汽車工業在德國的火車頭地位。他腦中描繪的這個景象,在當時幾個建築師所留下的模型與藍圖清楚可見。
    二次大戰德國雖然戰敗,但VW仍然以其專精技術,繼續生產製造汽車,並且在一九五三年出產第五十萬輛汽車,這對戰後滿目瘡痍的德國無疑是一種極大的鼓舞,相對的也帶來了財富,其技術持續著改良進步,加以主導人的企圖心,今年六月VW買下了代表英國傳統貴族象徵的Rolls-Royce,打敗了競爭對手BMW,聽說英國人為此經幾番掙扎,電視上亦有人民示威抗爭的鏡頭,但終於還是定案,產業競爭是如此慘烈,意識形態、民族情緒,都無奈的逐漸在世界性的商業主義下消殆。

藝術家城堡
    全方位支持藝術家創作
    「藝術家城堡」是沃夫斯堡唯一稱得上古老的建築。一九九七年初我申請到城堡的藝術工作室,因此一九九八年夏就在此地了。城堡中除了一個永久陳列的美術館外,還有兩個現代畫廊,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登可申請展出,條件是通過他們的審核,更重要的是,他們每年提供三到四位不等的藝術家去城堡中居住與創作,設備有專業的版畫及攝影工作室,可供藝術家創作之用,我就是今年的其中一位。
說起這間城堡的歷史,建築源起於十四世紀,幾番易手,經過多次擴建,最後一次較大規模的建築大約完成於十七世紀初,城堡的外觀看起來像義大利、荷蘭、法國混合式的文藝復興建築,當地人稱作「Wesser-nenaissance」,城堡在二次大戰前原屬尼德薩克森州政府財產,大戰中德軍曾在此儲藏軍火,戰後由沃夫斯堡市府僅用五千馬克從州政府手中買下來,作為文化、藝術活動用途,不過,城堡的修復所費不貲,在六零年代時就花三六零萬馬克,之後陸續還有幾次小規模的整修。
    當地人在敘述此段故事時,總是津津樂道。城堡的最高一層是給每年夏天來此作客的藝術家居住,高大的窗子可俯視城堡外環繞的綠地公園和溪流,每天清晨四點不到,就會被鳥聲、蟲聲叫醒,「主人」想得很周到,除了提供藝術家住處外,並為藝術家備有客床,還有起居室、廚房、洗衣機,城堡的北側第一層是版畫工作室,使用起來非常方便,二十四小時都可使用。
    城堡正面的第三層是國際著名的攝影家海德斯伯格(Heinrich Heidersberger)在此固定的攝影工作室,海德斯柏格先生今年剛過完九十二歲生日,每天九點左右就到工作室工作,與他的助理一直忙到下午五、六點才回家,今年春天我在紐約現代美術館才看過他為芬蘭建築家Avar Aalto所拍攝的建築攝影大展,氣勢很大,沒想到就在這裡遇見他。

三十六年前參與打造藝術家城堡

海德斯伯格在此創作生活
    或許是因為年紀大了,海德斯伯格人非常好,我問許多問題,不管是攝影技術上的或是某一張照片的由來,他都會不厭其煩的解說、找資料給我看,其實,他的工作室就是一個攝影博物館,光是到他的工作室參觀就已經收穫豐碩。平日的他還開著一輛四輪帶動的汽車來去自如,不過,最令人稱羨的是,一個九十二歲的人仍然持續不斷的工作,有一次,看到他跪在地上為他的助理示範如何沖洗一張超大的黑白照片,我心裡想他老了,難道還記得照片的曝光時間,不知要搞多久才行,結果是驚人的準確,一次就搞定了。
海德斯伯格是藝術家城堡創始之一,三十六年前,他與當地藝術家共同籌畫結合市府與藝術家協會,將城堡規劃成幾個不同的使用方向,海德斯伯格說,最初是希望朝「藝術村」的方向發展,因此遴選了八位長期駐堡藝術家在此設立工作室,在城堡左側房舍,還有陶土、雕塑等工廠,版畫與攝影工作室則設在城堡內。
邀請藝術家的制度理念與想法是,每位邀請來的藝術家在此創作之作品,依情況選件購置,收為館中收藏。但經過三十六年的變遷,情況有了些改變,例如當年的八位駐堡藝術家,老的老、還有人因故離開,目前只剩陶藝與雕塑工作室,以及著名攝影家海先生仍在。我想,制度是因人、事、地而設立,時間變更,時代的需求也不同,雖然藝術家城堡的現況與當初的原意已有些差異,但是,城堡提供沃夫斯堡人民一種文化藝術生活資源與活動的理念仍然不變。

國際舞臺劇團雲集

    每年五、六月,因為地利與人和之便,館中藏有豐富的版畫作品,與各式各樣的版畫媒材。目前藝術家城堡著重在展覽策劃的安排,以及青少年藝術教育的培養。對外方面,城堡每年舉辦一次的「國際夏令舞台劇場」,這項活動由市府的文化組成員到世界各地找尋適合的劇團,然後邀請前來演出,另外,也負責邀請藝術家(雕塑與版畫為主)來此居住工作。
每年五、六月,城堡在此舉辦國際夏令舞台劇,在城堡中庭搭建舞台,邀請各國劇團來此演出,這兩個月期間也是沃夫斯堡最活躍的季節。每個周末黃昏六、七點,當地居民就開始排隊購票觀賞,在演出前,觀眾可在城堡中巴洛可式的交誼廳中聊天喝酒,享受著已不再是只有貴族才能享有的生活空間,這給汽車工業城的人民帶來一些古趣與國際性的交誼氣氛。
其實,德國很多城市都有類似這種提供藝術家短期創作居住的活動,他們的理念是提供當地人民一種文化活動,也是開闢當地人民直接與藝術家接觸的一個窗口,對藝術家而言,這種經驗則是提供了一段新的生活經驗,更可有一段無憂無慮的創作時光,這種互惠的高文化活動,提升了生活品質,點點滴滴的進行,不喧嘩,也不炒作,就像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沃夫斯堡是一個新興的城市,又是一個汽車工業城,不像德國其他古老城市,有足夠的觀光資源,當然在城市建設的各項作法上就必須更具心思。沃夫斯堡從第二次大戰以來,市府就不斷的把錢花在諸如興建住宅與蓋大型游泳池、公園綠地,與人行步道到腳踏車道等設施上。因此,走在沃夫斯堡,你所看到的除了滿街大大小小的VW汽車外,你會發現有馬路的地方就有腳踏車道,無所不在、四通八達,黃昏時還常可以看到穿西裝打領帶、騎著腳踏車穿越而過的白領階級。

汽車城中的腳踏車道無所不在
    我在德國曾經住過柏林、慕尼黑、漢堡、法蘭克福,這些大城市都有腳踏車道的設計,上班族騎腳踏車上下班是常有的景象,沃夫斯堡是我在歐洲唯一住過的新興工業城,又是著名的「汽車」工業城,在此看見腳踏車族的蓬勃景象,感受特別深刻。這讓我常想到台灣、台北,想起十多年前離開台北時,騎腳踏車仍是一件可能與享受的事,不知曾幾何時,腳踏車已在台北市絕跡了。
在沃夫斯堡,城市與鄉村共棲共生的建築理念是被接受的,發展汽車工業與開闢腳踏車道、人行道、藝術家城堡是不相衝突的政策,生活在工業城中的人,一樣有權品嘗到高品質的生活。這裡沒有可自傲的悠久歷史文物古蹟,大部分居民都是外鄉移民來此工作的人,在此生根落地,可是市政府與民眾自覺的一起建設一個較合乎人性的空間、活動與生活,沃夫斯堡因福特汽車而生、而富,福斯也因沃夫斯堡而存、而旺,這好像是一個很簡單的算術題。住在沃夫斯堡的藝術家城堡時,讓我想念台灣,還有思考這簡單的算術題-----------賺錢的目的是為了把生活過好。◇

July/1998/ Wolfsber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