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茶

作者
藝談 Lily Lin/林麗娟

近日參加生平的第一場工夫茶會,正好台北的氣溫這幾天稍微降了下來,喝工夫茶剛好。

驚訝於在台北狹小的都市空間,茶主人有施展魔法的能力,把外觀不起眼的商業大樓裡的一樓小 空間改裝成森林秘境。由於來時路上耽誤一些時辰,因此錯過第一巡茶的時間,等我坐定好,已 是第二道茶的末段。氣定神閒後,環四周圍,乾枯的落葉鋪滿地面,五葉松佇立各個角落,茶人 桌面施以黑色色調,客人的座椅呈深藍色,暗暗隱含在深沉靜謐的色調裡。各席之間桌子高度起 伏錯落有致,行進間的動線不會彆扭不適。

工夫茶採小壺小杯,最好的精華就三巡,事不過三,往往一飲而盡立刻感受茶的滋味和香氣瞬間 襲來,芳香在呼吸吐納間,意猶未盡,因而眼巴巴的直盯茶人手上的活,期待儘早出湯。感受是 直接的、當下的、即時的,記憶卻是深刻的,像似工夫茶用炭火煮沸淋壺,熱度烙印在身。

由於一席兩爐,「熱」是難忘的。我身著薄衣,汗水一點一點的冒出,猶如洗三溫暖。但看茶人 一派悠閒自得,身著立領深藍厚棉粗布衣,下身著米白棉麻長褲。不急不徐拿著扇起著火,果然 練就一身好功夫,對心性著實是考驗。望向茶人身後,一玻璃圓盆承裝的清水,再覆以大大的圓 荷葉,其上置以葫蘆瓢,其「一池清水」的視覺效果可造成身體降溫清涼之感,又如清澈無垠的 水晶球,代表此刻茶人的心境,專注的對待眼前的茶湯,心無漣漪。

正值大雪之際,在這冷颼颼、寒冽冽的天氣,啜飲一杯工夫茶正好。

人間事

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