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沈源 《清明上河圖》卷(局部),紙本水墨淺絳,34.8x1185.9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從《清明上河圖》看時代風華(下) ➣新上文章

作者
謝春華

瘡痍滿目繁盛地 千古興廢兩悠悠

北宋亡後,南宋初年詩人范成大路過汴梁時,只見故都荒蕪頹毀、汴河乾涸,昔日的繁盛盡成過眼雲煙,可真是不勝感慨。

《清明上河圖》卷後,金代張公藥詩文:「通衢車馬正喧闐,只是宣和第幾年。當日翰林呈畫本,昇平風物正堪傳。」張世積亦有詩:「繁華夢斷兩橋空,唯有悠悠汴水東。誰識當年圖畫日,萬家簾暮翠煙中。」

時代更替、文化興衰,歷史朝朝代代承傳著。張擇端筆墨精熟、呈給宋徽宗的作品《清明上河圖》,呈現出當時社會的人物百態、經濟活絡的景象,繁華、複雜的活動場面有如上演的一幕戲,男女老幼、士農工商、販夫走卒忙忙碌碌地生活著,雖然不知道其未來如何,總是誠懇踏實與本分,也對照出來正店、腳店、彩樓歡門,小酒、新酒、稚酒、梔子燈,酒色相加賣歡牟利,時人已有風俗敗壞之嘆。張擇端寫實的畫風有種恢宏、真摯的精神,非常感人。

傳世的仿本 清院本最著名

《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是由清朝畫院的五位畫家陳枚、孫祜、金昆、戴洪、程志道合作畫成的,在高宗登基(一七三五年八月)的第二年(乾隆元年)十二月十五日奉敕繪圖,於一七四〇年告成,是《清明上河圖》最著名的仿本。

清高宗乾隆皇帝常令宮廷畫家依據宮廷所藏古畫仿作,承旨作畫的畫家往往須先呈覽畫樣,經皇帝審稿,皇帝決定依原稿或需增刪,奉核呈可後方能完成。尤其畫作精密的人物群像,更是需要先起草稿,甚或歷經塗塗改改,再轉換成正式的畫面,對畫家來說,這是相當重要的一種必備功夫,尤其是寫實、多人合作的畫,更需要定畫稿以協同作畫,完成的畫稿,古人謂之「畫樣」。

《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由五位畫家的合作畫成,乾隆皇帝和寫稿畫家沈源必定對宮中的藏本和有關的歷史、著錄有過周詳參考。而現藏北京故宮本是在嘉慶四年(一七九九年)籍沒畢沅家後方入清廷內府,因此,清院本按理應不是摹自北京故宮本,有沒有看過此本就不能說絕對了。

汴京的木橋看結構 蘇州的石橋有立意

從清朝宮廷收藏的明朝仇英《清明上河圖》仿本來看,他是模仿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以長卷的形式描繪汴河兩岸的繁華市井和從市郊到城區的人文自然風光,而內容已經不是北宋的汴京,而是仇英熟悉的明朝時繁華的蘇州,所以仇英仿本的《清明上河圖》,把河上的木橋,畫成了石橋。原來北宋汴河水流悍激,多因橋柱壞舟,或水流湍急沖壞橋柱,為了往來船隻之利取大木數十相貫,架為飛橋,建成無柱拱橋。而北宋時代已去遠,仇英仿畫中把生活環境的蘇州石橋畫進畫中,可也是張擇端的作畫立意,這恰是仇英《清明上河圖》仿本以明朝人的眼光看到的北宋繪畫的認識。

《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也是畫的石橋,再加上明清時代民情風俗,如放風箏、戲劇表演、猴戲、特技等等活動,增加許多情節,畫的事物很豐富,是研究明清之際社會風俗不可缺的材料。此卷用色鮮明,用筆細膩,界畫人物、屋宇、橋梁皆精細嚴謹,又因為西洋畫風的影響,街道房舍、空間構圖以透視法作畫,也有西式建築列置在建築群中,是院畫中極具特色和時代風格的精品。

畫卷一開始主要描述河流廣闊的鄉間,有一列迎親花轎正歡欣喜慶通過有小屋舍的村落,還有農人、牧羊者、養豬人的優閒步調。景色從鄉間小徑逐漸拓寬、並連接到市鎮中的馬路。接著描繪城市生活,河岸上許多人們正在將貨物上載到船上,還有商家及稅捐辦公室,在石橋上的小販更是忙碌。橋下河川中有一艘船放低桅杆正要從橋孔靠邊穿過,橋的另一邊官船即將駛近來,兩岸觀眾向他們吆喝呼喊著,河邊的苦力工人拉著縴,大船預備讓出航道靠岸固定。船夫、商販、演員、乞丐、僧侶、算命仙、醫生、客棧老闆、老師、鐵工、木匠、石匠、讀書人等,各行各業、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活動。進入城門後,有各種不同型式的運輸交通工具,獨輪車、平頭車、串車、太平車、馬車、牛、驢子拉車、駱駝、轎子等,各種商品店、布莊、字畫店、藥店、餐廳等應有盡有,還有官邸、旅店與各種房舍,雕梁畫棟、亭台鞦韆、綠楊雜樹。後段接著是「金明池」層層宮苑、殿堂、仙橋、梅鹿、翔鶴……,富麗堂皇,祥和超凡。池中臨水殿前停著一艘御舟,兩旁宮娥迎候,此景彷彿聖駕欲出。

看罷時代興衰歷史大戲 觀想清明上河繪畫真意

朝朝代代歷史承傳展現,像一齣齣大戲,人們在其中也思考自己的方向。張擇端宣和年間呈給宋徽宗《清明上河圖》,後世陳枚、孫祜、金昆、戴洪、程志道於乾隆元年奉敕合作的《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呈給清高宗。靖康之恥徽欽二帝被金人所擄,亡了曾經繁華的北宋;滿清是後金入主中原,清高宗以此繪畫為君臣鑑,勤政清明、方得與天地合德,成就治世。

觀《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的畫幅內容,自郊區到鬧市而後達宮廷,也是繁華景象,卻似一步步從人間前進到仙境,在嚴謹自律的筆墨中,體會人間舞台再多彩,總有一種回歸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