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阿瑪.泰德瑪(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 1888年, 高132,寬214公分,私人收藏,墨西哥。(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雨

Author
史多華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包圍著,渾然忘我……

但這場景真的那麼浪漫有趣嗎?

這個故事(真實性待考)取材自《奧古斯都史》,佚名的作者這樣描述:「皇帝讓花瓣大量灑落,直至許多人被淹沒,無法露出表面而窒息死亡。」而殘忍的皇帝竟以此為樂!

埃琉卡巴勒斯是羅馬帝國塞維魯王朝皇帝,二一八~二二二年在位。他是羅馬帝國建立以來,第一位出身自東方(敘利亞)的皇帝。在卡拉卡拉遇刺身亡後,東方軍團擁立這位流有塞維魯王族血統的少年繼位;二一八年在戰勝馬克裡努斯之後,埃琉卡巴勒斯成為羅馬帝國的皇帝。年輕皇帝即位後,將帝國東方奢靡荒淫的宮廷風氣帶入羅馬,他無心治國,卻嫉妒他受人歡迎的表弟亞歷山大,最終引發臣民強烈的不滿,二二二年受到暗殺身亡。

畫面美麗的視覺景象和它殘忍病態的內涵形成極大的對比。十九世紀末的許多學院派藝術家作品美則美矣,卻經常帶著一絲絲頹廢或悲觀的意味。這位英國畫家勞倫斯‧阿瑪‧泰德瑪也不例外。泰德瑪擅長於將古代場景逼真重現,畫面中每件物品都是參考了古羅馬時期的文物,而且非常細心的描繪每個細節。他的藝術在當時獲得極大成功,名利雙收。因此泰德瑪完全不必遷就顧客而自由創作自己想表達的內容,這幅畫就是一個例證。泰德瑪本人非常看重這個主題,他甚至將自己也畫成其中一個受邀請的賓客(畫面右邊著綠袍者),眼神直視皇帝,仿佛在努力保持清醒和警覺,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味道。

同時他還將觀眾視線置於和花瓣堆中的人們一樣的高度,讓觀眾有身臨其境的感覺,或許在暗示人們不要像畫中享樂的人們一樣,被眼前美景和歡愉所迷,對危險毫無所覺,最後樂極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