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塔維奧‧瓦尼尼(Ottavio Vannini)作品《米開朗基羅向偉大的羅倫佐展示農牧神之首》(Michelangelo Showing Lorenzo il Magnfico the Head of a Faun)。1638─1642年創作,意大利佛羅倫薩彼提宮(Palazzo Pitti, Florence, Italy)壁畫。(公有領域)

在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作者
Eric Bess撰文/吳約翰編譯

意大利文藝復興是個自由交流思想和追求卓越的模範時代。而發掘希臘古典文本和藝術作品,則有助我們探討人類存在的目的與潛能。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一三八九年─一四六四年)在十五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十五到十七世紀一些重要人物都與美第奇家族和學院有關。馬爾西利奧‧費奇諾(Marsilio Ficino)是美第奇學院第一位將柏拉圖文本翻譯成拉丁文的學者作家,他還帶領學生討論柏拉圖哲學和基督教。雕塑家貝爾托爾多‧迪‧喬瓦尼(Bertoldo di Giovanni)教授古典藝術課程。其他著名人物還包括教宗良十世(popes Leo X)、教宗克萊孟七世(Clement VII)、教宗庇護四世(Pius IV)、教宗良十一世(Leo XI)、藝術家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建築師布魯內萊斯基(Brunelleschi),以及偉大思想家伽利略(Galileo)等。

如果你也是當時美第奇學院的一員會是什麼樣子?親眼目睹偉大的藝術家和思想家共處一室討論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現在,讓我們想像一下在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時間來到十五世紀末,我們在美第奇學院已有一段時間。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將記載在歷史文獻裡。我們希望後代能真心認識到創立學院的智慧,並將之發揚光大。

當我們坐在雕塑花園一些學生作品之中時,最常在那裡看到年輕的米開朗基羅,他似乎是上帝指派來研究和創作具有無與倫比美感的作品。此刻,米開朗基羅在花園裡專心雕刻一位農牧神(faun,在羅馬神話中指主管畜牧的神,半人半羊)的頭部,以展示給「偉大的羅倫佐」(Lorenzo il Magnifico)。

其他年輕的藝術家正在為最近發現的古希臘雕塑品繪製草圖。貝托爾多‧迪‧喬瓦尼(Bertoldo di Giovanni,一四二〇年之後─一四九一年)希望我們能先模仿這些古代雕塑,以便重現古代藝術的偉大。也許在模仿的過程中,我們能吸收到這些神聖藝術作品的特質。

美第奇學院是鬆散管理。由於隸屬於美第奇家族,我們可以自由出席和討論柏拉圖、普羅提諾(Plotinus)和基督教等的思想。儘管美第奇家族成員出了幾位教宗,我們卻很少討論政治和教會事務。相反地,我們專注在像是真理、愛和友誼之類的主題。討論儘管有時很激烈,但大家都會彼此尊重。我們比較少關注「正確」的答案,與其關注已知的真理,我們更愛提出問題,探尋更高的真理。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我們舉辦宴會慶祝柏拉圖的生日。學者馬爾西利奧‧費奇諾(Marsilio Ficino)在宴會上講述了關於柏拉圖式的愛和友誼的觀念。他根據柏拉圖的著作詮釋愛的種類,一種沒有激情的愛,在對上帝的冥想內觀中(註)(the contemplation of God)分享,這種與朋友分享的愛,就與神聖的愛同義。

費奇諾再次向藝術家重申他的觀點:我們創作的藝術要能指向天堂,而且要分享對神聖的沉思。因此,我們學院所鼓勵的藝術創作,就是基於對柏拉圖式的愛和友誼的理解而創作的藝術。

我們專心聆聽,從愛、友誼和上帝的理念中獲得的啟發來撰寫文章、創作藝術、臨摹作品和懷抱希望。由此而誕生新的寫作、繪畫和雕塑的藝術形式都將超越單純的技術層面。

每天我們醒來後,匆匆忙忙趕去上班上學。這樣的例行公式,幾乎定義了我們的生活。在這個創作系列中,我們將從忙碌、快節奏的現代世界中抽出時間,跳出日常,想像一下跨文化、跨時代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譯註:
the contemplation of God,基督教術語,意思是透過祈禱或默想,來感受上帝的力量,是一種對上帝單純的直覺凝視,因此能夠看見上帝神聖的本質。

 

轉載自大紀元https://www.epochtimes.com/b5/22/11/20/n1386961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