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桃鳩圖>

宋代花鳥畫與鳥類攝影的超時空相遇— (觀Justine Wang攝影作品有感)

Author
農深

 

花鳥畫,作爲中國繪畫中的一類,原應是為廟堂內府裝飾所用在五代(AD903-968)時期就有黃荃的〈寫真禽卷〉。他的兒子黃居寀山鷓棘雀圖〉、〈梨花春燕图屬於極爲寫真工筆畫,可見當時勾勒填彩的畫法已經十分成熟

到了宋徽宗10821135),重視構圖嚴謹精準,嚴格要求秩序與明確度徽宗就是畫花鳥高手,在他主導畫院畫師不得不更精益求精了沒有經過細心的觀察自然與忠實寫生是畫不出好作品的。雖寫真但是把畫得像照一樣也絕中國美學所求而是源於自然再加上個人審美的氣質與才情去完善因此花鳥畫到了徽宗,可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可惜的是,這種院體畫的訓練制度沒有流傳下來。後來的人畫花鳥多半尋筆墨之趣,強調寫意,少於觀察。

不禁夢想,中國繪畫有一天可以出現類似西方文藝復興那樣再次回溯唐宋時的藝術精神和創作高峰。現代攝影技術發達,或許借着長鏡頭與耐心的觀察等待的成果,花鳥禽獸畫得以再創花鳥畫的新境界。但是好作品最終仍離不開對自然萬物敏銳細心關照耐心的投入作畫者如此攝影師也是。

 

鳥類攝影作者簡介

拍野生動物鳥獸也須極度的耐心觀察,Justine Wang 今年19 歲生活在生態保留區公園附近,跟著愛好戶外運動的父母,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在生態園區裡拍攝野生鳥獸,聽到鳥鳴聲就可分辨是什麼鳥,屢試不爽。這批鳥類影像是她在疫情期間捕捉在紐澤西無人的海岸與溼地。有些構圖神似花鳥畫。觀察自然萬物是真與美的開始,與時代年紀無關。

Justine Wang作品欣賞:(鏈接待處理)